穆逝随缘aike

虽然很希望大家有评论,但是有感而发就好……不用只是给面子。

【爱客】桃花笑(五)幻太生贺

 @到处爬墙的幻 啦啦啦我又来了

全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完结

-----------

(五)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哭,有可能是风太大了,眼泪自己掉下来的时候自己都把自己吓到了。所以后来我就没有说话,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我知道的,知道黄药师有喜欢的人,我也知道的,知道他反正不喜欢我,我还知道的,其实我应该也没有多喜欢他。我确实是一看到他就喜欢了他,然而这又如何,有眼缘的人多了去了,何况这种一看就看上还是因为我吵着小红,然后小红就把红线绑错了。绑错了线,所以才缠着。

 

我告诉了他我的红线在他身上,我想看他的反应,他倒是很平淡,总之就是我喜欢他罢了。但是我没告诉他那是绑错的线,也没告诉他我原来的那线其实是紫苏的。我骗他说小红给我算了一卦,说我命犯紫苏,绕不开所以躺着紫苏也会从天上砸下来,所以为了我家的茅草屋着想,我们还是在外面等吧。后来我知道了,鸡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

 

伤心的时候,就给自己开朵花吧。我也不知道随手就抓了一把什么,然后看着那花我就笑了。笑着笑着又觉得自己也真是不可理喻,我只是气黄药师说话不算话,然而确实就算是和他口头在一起了,又能怎么样呢。他的线到底绑着谁呢……

我就坐在那个高地上,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小红很忙吧,万一我再吵着他他又绑错了别人的可就不好了。这个点的沧浪大概在喂鸡,我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还不如就在这儿干坐着。

你问我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是谁,当然不是黄药师了,他要是跑来找我我开心还来不及呢,我最不想遇到的是紫苏。没什么,看到他就没来由的心烦,后来我觉得,那大概也是一种带着征兆的自我保护,只可惜你不想遇到什么,就偏偏遇到什么,不是偶遇,还是自己找上来的那种。

“你在这儿啊。”紫苏的小跟班竟然没跟着他,真是难得。

我反正依旧坐在地上,姿势都没换,就算对面是上仙又如何,求紫苏的人又不是我,无所求就没必要恭恭敬敬的,再说我本来就不是个彬彬有礼的人设。

见我不搭话紫苏倒是也不气,也不管脏和他那干干净净纤尘不染的公子形象,就直接席地坐到了我旁边。

“你不开心。”紫苏用的是肯定句。

“紫苏公子一直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吗。”

“我不闲,哪来时间多管闲事。”

呵。我站起身想走,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既然我原来的缘是紫苏,小红也没说我这里的线断了,紫苏那边的线是如何,万一人家绑着我,想想是不是还有点小可怜啊。

“你放心,你我只是有缘还不至于有线。”

听到紫苏的话我还是稍微惊讶了一下,然后又开始犯嘀咕:“是是是,你紫苏公子可厉害的仙人了,我这种小妖的想法不用猜就懂。”一个和你有缘的人总是不懂你,那是恼,一个和你有缘的人,不用你说什么就懂你,那也是种恼,反正就是恼。

“我们两个也没什么话可说的,你有什么事吗。”我随手把刚才捧出的那把不知名的花就扔到了地上。

紫苏捡起了那花,盯着看了很久:“说起来我其实也挺俗的,我是个卖香的神仙,看到有人浪费花自然心疼。”

“你要是真疼的话立个花冢或者葬个花呗,反正和你的人设也挺配的。”

紫苏把花收进随身的锦囊里:“你就不想知道黄药师来找我是为何事吗。”

我转过头瞟了紫苏一眼:“仙人,这可就是你不厚道了,这算随意泄露客户信息啊。再说找你能干嘛,本质求香救人呗。”

紫苏听完笑了:“你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妖。”

有意思吗?你觉得有意思就有意思吧。

 

 

再次看到黄药师的时候他正在收拾他的行李。

“你来了也好和你道个别。”黄药师说的倒是挺坦然,一点没有吵完架那种尴尬的感觉,我也挺坦然的,尴尬什么,人都想走了。

我撇了下嘴角:“道什么别?!我跟你走啊!”黄药师听完我的话终于是有点震惊。我懂我懂我懂,这反映绝对是怎么遇到我这么难缠的追求者嘛,“干嘛这么看着我,你不是要去找花引吗,没我你找得到吗。”

这句话显然达到了我想达到的效果,黄药师没再说拒绝的话,暂时放下了他的行李。

 

“你到底要拖拾多久。”

“喂喂喂,我吃了刘沧浪家那么多只鸡,走之前总得好好跟人家道个别啊。你都没有朋友吗,这么不懂礼貌。”

刘沧浪对于我的离开似乎并不在意,也是,少了吃白鸡的他应该挺开心的。

“阿浪啊,以后再遇到我这种三天两头来蹭饭的一定要在第一次就义正辞严的拒绝,不然你看,多亏鸡。”我饭桌上还不忘嘱咐沧浪两句心里话,然后又想起了什么重要的补充了句:“还伤感情。”

“鸡都堵不住你的嘴!好好吃饭别说话。”

算了,我不跟他计较,反正估摸着也好久吃不到了。刘沧浪这次又做了白斩鸡,我曾经问过刘沧浪为什么鸡的做法那么多他最钟意这一种,他说别看白斩鸡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可讲究,开水烫凉水拔,反复几次,鸡皮不能烫破,得锁着肉的原汁原味,所以看上去简简单单实则最得食材要领。

人总是喜欢看上去简简单单的东西,看上去简简单单但是实际又不能简单,果然是真烦。

 

 

我和黄药师一起背着行囊往东赶,他走的挺急的,他说趁着雪未消的时候去北海,北海也在东边,雪未消才可能找得到雪莲。然后找到了,就再去天山,到天山估摸着也就春天了,春天才能找桃花。

我就一直跟着黄药师,也不管方向和对错,跟着就行。遇得到村庄就住间好的客栈,行到山间茂林,也能生火打野味果腹,我倒是觉得这路赶的也挺有滋有味的。

 

“喂,和我睡一起你不怕吗。”黄药师在烤打来的野兔,我们随身带了盐和孜然,孜然还是和刘沧浪要的。黄药师对于我这个问题显然有点不可思议:“牛不是食草动物吗?”

“那我还吃鸡呢。过会还得和你抢兔子。

黄药师继续盯着他的火:“我有什么好怕的,你又不食人。对了,你要不过会变两朵花,摆盘好看。”

我凑过去挨到黄药师的旁边:“喂,老黄啊,我虽然不直接吃人,我可是妖啊,妖除了食人之外可还是有其他办法把人榨干的~你就不怕半夜我对你图谋不轨~”我挑挑眉毛故意逗老黄玩儿呢,我和他又不是没挨在一起睡过,还不能让人嘴上讨便宜了吗。

“那你今天睡我五米开外。再说那不是都是狐狸精或者女妖怪干的事儿吗?”

我白了眼黄药师,这绝对就是偏见了:“第一,男女妖怪都有正常的生理需要所以能干这事儿的不分男女,有些雌雄同体不男不女的一样能干;第二,这种事儿不上道,所以我们妖界也不是很推崇,狐狸精干的多那也是因为传说搞的,人家清纯的狐狸妹子可也一大把呢,只是干出名气干出水平的,他们狐狸界的人比较多。”

“行行行,你知道的多。”

“你说我要不要让我们石牛界也出个名。”

看着黄药师那表情,我就是心里爽啊:“相公?官人?老黄?师师?喂~你可是我正牌男朋友啊,给点反应嘛!”

“我没承认。”

“我承认了就好啊,反正你答应了的我不管,在我这里就是奏效了。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男朋友。”

“我都说了我有喜欢的人了,你还真不介意自己当小三啊。”

“我凭本事能抢来的东西为什么要让。而且我都说了,如果是爱情是要靠别人的不争不抢才守得住所谓永恒,那有什么意思。喜欢一个人就去追咯,我喜欢的时候我就想要他,我不喜欢了,自然转身就走。”

不知道怎么形容黄药师脸上的笑,反正他估摸着他是不认同吧:“那老黄你又对感情有什么高见呢。”

我能感觉的到老黄是认真想了的:“就算不能拥有,你也愿意默默守着,然后天长地久……”

还真是……痴情呢:“和我讲讲那个你要救的人的事吧,就当解闷儿呗,你给我讲你的,我也给你讲我的,这样公平吧~来,先告诉我名字吧,我以后也好有个称呼……”

“名字啊,我想想,我喊他名字不多,王……”

“行行行……名字不用说了,十有八九王大锤了,不过这么说来你喜欢的是王大锤,喜欢他和喜欢我也没差不是。好好好……我不打断你,你继续~继续~”

========



你说黄药师怎么总喜欢王大锤呢~~~

评论(5)
热度(22)

© 穆逝随缘ai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