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逝随缘aike

虽然很希望大家有评论,但是有感而发就好……不用只是给面子。

【爱客】桃花笑(四)幻太生贺

 @到处爬墙的幻 你说你信我的

全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完结

===========

(四)

如果再找不到紫苏的话我大概过不了几天就会收拾收拾行李离开石牛镇了。不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始终没办法认同,不是特别喜欢的东西看多了总会生厌,更何况这东西还不只是看,你得把它吞下去还得消化。我真的是,吃够了紫苏叶了。

其实也挺可爱的,如果跳出来想想,一个小孩儿,因为喜欢一个人,那人又心心念念其他人,就一把又一把地变着喜欢的人心心念念的相关,带着赌气又带着吃醋,虽然有点幼稚,但是也挺好,挺好。我觉得如果完全和自己没关系或者没被逼着消化这些叶子的话那大概会更好。

“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会和刘沧浪分手了。”我突然感慨了句。

“哈?”

你看,明明是小妖怪自己拌的紫苏叶却被他自己扔到了一旁,然后默默吃着其他蔬菜。所以这到底是折腾谁呢,我懂,折腾我嘛。

 

 

刘沧浪他们家后院真的是有够适合养老的,有人做饭有人洗碗,我也不算吃白食,毕竟没几个人能喝到黄药师泡的茶。如果那个小妖怪不是洗完碗之后渴到直接拿碗把整壶茶尽数倒出然后一口气喝下去的话,我现在的心境似乎更幽雅。

“刘沧浪,你们家有盆吗。”

“厨房有,你要盆干嘛?”

“装水。”人闲且吃饱喝足才能泡壶茶慢慢品,人要是渴还是拿盆大口大口比较痛快。大概小牛喝水就是小妖怪这个样子吧,不知为何我心情似乎挺好的。

 

 

小妖怪似乎很在意我和刘沧浪聊了些什么,问了好几次。我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什么有意思的,如果非得说个重要点的事儿应该就是怎么做鸡吧。我既然也算的上江湖里一个颇有名气的药师,对药材方面自然是小有见解。其实我挺佩服刘沧浪的,不感兴趣的东西重复个几次就会腻,腻了再做就会生厌,但是如果能找到个什么乐子,这辈子就做这一件事且穷其此生竭尽全力的话,这种人就算是只是做鸡不也是值得敬佩嘛。何况鸡要做的好真的很难。我给了刘沧浪一些药材和鸡搭配的方子,也算是没白吃他的鸡。

 

 

小妖怪上天了,说是找他的小红去让我不要找他。我随是能飞,但还是个人,上不来天的,他的嘱咐可真是多余了。小妖怪走的时候一副离家出走的架势,我心里觉得挺乐呵的,我最近时常见着他的一些不可理喻的小脾气就这么乐呵着:这可是你家,你就把我一个外人留着也真不怕家里遭贼,虽然这家确实没什么好偷的。

这不上天还好,上完天我耳根是更没法儿清净了。天上的桃子是真不错,天上的神仙也是有够无聊。绑线?集魂?果然是一辈子的时间太久所以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事儿。

“我不管!我现在身上绑着你的红线呢!你反正暂时是甩不开我的。”

我也没想甩开你啊,甩了你我怎么等那个叫紫苏的从天上摔下来:“我不走,不过你真的要在我手上系条线吗?”

“对啊,这可是我自己开的红花染的。”我看着手腕上的那条线编真的是有够丑的。好在袖子长,搁里面也没人看到。

 

 

终于看到那个叫紫苏的仙人的时候,内心有一种“哦,这就是紫苏啊,和传说中的确实不一样”的莫名其妙的淡然。

“你黄药师还不知道传说和实际的区别吗。”也是,我自己也被所谓的传说缠绕,怎么忘了黄药师非黄药师,紫苏就自然非紫苏了。

“紫苏公子既是仙人,自然知道我此来所求何事。”

“知道是知道,虽并不能说爱莫能助,但是成不成还真不在我。”

“这是何意。”

“做药要药引,做香要香引,我要北海里开出的雪莲和天山上春日的桃花。你找得到香引便再来找我,找不到,我没法帮。”

我也不知道这些神仙是不是习惯了信口开河,北海哪儿会开雪莲,天山怎会有桃花。

似乎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紫苏倒是又悠悠地又说了几句:“黄药师要救的那条龙和我也有几面之缘,只可惜他自己不小心逆了天,既然逆天就总得被罚,不然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天定了不就没意义了嘛。你想救他也救得,但若是救的很容易,那这罚也就罚的太轻了,天就又觉得没意义了。”

我想了想紫苏这话,也是啊,毕竟天也挺无聊的:“那紫苏公子既然也算上仙,能否直接一点给不才透个天机,就算是前路多坎坷,那条龙我最终能否救成。”

紫苏听完我这话笑得有些欠揍:“你能遇到我也算命定,我只能言尽于此。好了,对了我对门外那个送紫苏叶的小妖怪挺有兴趣。”我不知道紫苏最后这句话是何意,感兴趣你就自己去勾搭啊,和我说又有什么用。也是,小妖怪说了他现在的红线绑在我身上,我也不知道不管姻缘的神仙能不能算到缘这种东西,但我想着天这么无聊又这么喜欢折腾万物的话,估摸着这神仙也得隔行如隔山吧。

 

“诶呀,你们终于出来了。老黄怎么样,聊得如何。你放心,小紫紫被人传的那么神,他不会自己砸自己的招牌的。”

紫苏从屏风后面出来听了小妖怪的话,笑得很温柔:“你叫王大锤是吗。”那脸带着那种笑看着人,反正我是觉得挺不舒服的。

“是啊是啊。”小妖怪回的很敷衍。

“这名字我似乎在哪儿听过。”

“诶~这个搭讪方法太老套了,我说了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王大锤,你要听过这名字那十有八九不是我。”我倒是挺惊奇的,小妖怪既然是个颜控,在我看来面前这个叫紫苏的虽然不像传闻中那种花容月貌,但是好歹也算是个帅哥,也不知为何小妖怪这次好像并不太有兴趣。

“我们有缘。”紫苏和小妖怪说的这四个字也算讲练,小妖怪听完倒是笑得很客气:“有缘有缘、我懂我懂,你看遇到你我就有男朋友了嘛。黄药师答应了我只要他找到你,他就当我男朋友。”小妖怪说的轻佻感十足,说完还乐呵呵地拉上了我的袖子。

于是乎,小妖怪看着我笑,紫苏看着我和小妖怪在笑,紫苏的小跟班看着我、紫苏、小妖怪也在笑。我还是稍微花了点时间想起我似乎确实烦的不行的时候回了小妖怪这句。

 

 

 

“所以你现在是我男朋友了啊。”回去的路上我心里一直还在想着找花引的事,小妖怪又一直闹腾着,看着小妖怪那么开心我就没法儿不烦躁。

“你不要牵着我放开。”

“你答应了我的,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那是你烦多了,我随口之言。随口也能信?”我觉得我必须跟小妖怪说清楚,而且我现在又有了其他事,我得要不东去,要不去西往,我得找香引。

“黄药师你站住!”小妖怪拦在我面前,“你们江湖人士不是最讲信用嘛,答应了的话还能不认吗?”

我觉得也挺好玩儿的:“就算我认又如何,口头上答应了,行我当你所谓的男朋友,那实质又能如何呢?我又不喜欢你!”

“你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答应不答应又是另一回事!”我不知道小妖怪纠结的点在哪里,他既然是想谈恋爱好歹找个有个爱的,如果我不喜欢他却答应他这又算什么。

“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来石牛镇是因为我喜欢他我要救他。我能遇见你的前提就是因为我爱着另一个人,如果这样你也想和我在一起让我当你所谓的男朋友,我无话可说。”我说完这段话也觉得确实是说的过分了点,但是长痛不如短痛,要是我一开始就说清楚了反而比较好,其实我一开始也就说的很清楚,我有喜欢的人,但大概还是自私地怕自己太无聊吧,所以始终让这个小妖怪跟着、烦着。天也是这样,仙也是这样,人和妖都一样,怕无聊嘛,怕无聊就生出更多烦事让你终于不无聊了。

我能看得出小妖怪的眼睛红了,不过无所谓,他既然是个看脸的,等他在我身上的红线消了,愉快地找到了下一个也就无所谓了吧,但愿你喜欢的下一个人也喜欢你,我只能在心里这么想着。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良久之后,小妖怪开口问了这句,突然又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得,竟然是落泪了。这倒让我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反应了,又不是女孩子哭什么哭,我大概都已经习惯了他没心没肺的样子,这么一哭倒真是……“我拿你当朋友的。”这话说的我自己都觉得心虚,我也没再看他。

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就这么互相沉默着。

然后,然后他就走了。

 

走了也好,走了清净……

 

 

 “找到了紫苏你是不是就要走了。”“先找到他再说吧。”我知道我始终是个客人,我来就是为了找紫苏救我爱的人。

 “如果找不到紫苏你是不是就要走了。”“找不到他再说吧。”找不找得到,救不救的成我都得走,注定是个过客也必然是不会再回来,何必牵扯太多。

 

他大概去了刘沧浪那里,也或许坐着他的花藤又去了天上吧。不过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他好歹是个有点法术的妖不需要太过担心,只是我突然有些落寞,又总觉得手腕有些不太舒服……

==============================

我反正写到起码3000就扔上来,有空就多写写,没空就稍微拖一拖……

挺好的,最后一个角色出来了,猜得出大概是哪个角色的化身嘛2333333

然后这章这么明显的套路,后文是不是也猜得出会发生啥了,既然猜的出会发生啥那我写不写下去是不是其实也无所谓(喂)

评论(10)
热度(22)

© 穆逝随缘ai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