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逝随缘aike

虽然很希望大家有评论,但是有感而发就好……不用只是给面子。

【爱客】桃花笑(一)

先放文,碎语,人物等,看最后

【 @到处爬墙的幻 幻太生贺】

全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完结


=====================

(一)

我是石牛镇人氏,我的名叫王大锤,是本地的妖王。王大锤这个名字似乎太普通了点,这世上多的是王大锤,形形色色,但是这个故事里只能有一个王大锤,那便是我。

 

 

 

这个穿红、眉心点红,头上还用大红色发带缠着一对丸子头的就是我的好友小红。好吧,其实他也叫王大锤,我不是说了嘛,王大锤很多的,有一阵子这名字重复到我以为组成这世界的难道其实就只有一个我。不过现在大家都习惯喊他红线童子,因为他成仙了。他在月老那儿实习,就负责绑那些和他穿的点的戴的一样红红红的红线。

他在石牛镇的时候我就很喜欢找他玩儿,毕竟我们都是王大锤嘛。他那时就喜欢搞那些线,镇子上的红色的中国结啊、姑娘家家们手上的红色线编啊,隔壁老杨家扯着的二尺红头绳啊,都是他一个人搞出来的。虽然我始终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人这么喜欢红。

对了,我是不是忘了说我有个很厉害的技能——变花儿。怎样的花我都变的出,只是普通的花我可以大把大把地铺满整个屋子,越稀有的越难变,有的甚至还得折损些精气。有时候我不小心搞坏了小红的那些线,小红也会和我生气,不过我讨好小红的方式倒也很简单,就是变花,大红色的就行。所幸这世上的红花实在是很多,小红见到红花也就不气了。小红这个人真的挺闷的,在石牛镇的时候就能够成天成天地坐家里,也不爱出去转悠,我来了也不跟我多说多少话,就鼓捣着他喜欢的这些红红的东西。我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红,他跟我说,喜欢还需要什么理由吗。他虽然是我朋友,但我始终嫌他有些闷,来了坐一会,搞砸些红线,然后再变两朵花儿也就出去了。他来天上之后,我串门也变的麻烦了很多。

 

“小红,小红。你别不理我嘛,我好不容易上来一趟,你都不招待招待我。”我玩儿着他放在桌上的各种写着人名的各种小牌子,看着他对着那些红线一脸认真,“话说这是什么啊。”

“姓名牌和红线。”

“啊!我知道了,缠一起是不是叫这个名字的两个人就能相爱了?那像我们俩这样重名的怎么办?难不成所有王大锤都会爱上那个人吗。”

“这个牌子是专门负责铸牌的小哥哥小姐姐们特制的,你稍微用点灵力。看到了吗,背后刻了户籍所在生辰八字等的各种信息的,一人一块。诶诶诶!你不要乱拿线,别人可以绑线,但是绑错了,拆线就得下界找到对应的人了。”

“诶?这是个什么原理。”

“不懂,月老就这么告诉我的。这些线也有分类的,有一类叫‘天造’,就是绑上去就爱上的那种;有类叫‘地设’就是会经历点曲折但是最后还是爱上的;有些叫‘冤孽’,听名字也知道了啊。总之分类挺多的,而且都是单向的,我绑你的可能是‘天造’,你绑我的就可能是‘冤孽’了,这些线还有时效的,并不是一辈子都绑着。”

“好……好复杂啊……”我感慨到。绑个线还得这么多分类,哎……这些公务员可真可怜,“诶?你这么忙的话那我不是会打扰你工作?万一绑错了怎么办?”

“绑错了就把你扔下去自己善后。”

啊……小红这话说的好冷啊,别扔啊,这天这么高,我就不能慢慢儿坐着我的花藤下去吗。

 

我有问过小红,每天都重复绑这些东西不会很无聊吗。不过他似乎挺开心的,人各有所好嘛。他真的就擅长也真心喜欢做这种工作吧。不过,这天上的桃子果然是比人间的好吃多了,又问小红要俩桃子我就回了石牛镇。

 

这个相貌老成,面色黝黑的就是我的前男友,刘沧浪。沧浪是个好名字啊,村里的小娃子都喜欢唱啊“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肴唯美兮,可以偷只鸡。”行吧,后面那句是我改的,但是我不得不说我前男友虽然有一丢丢的黑,但是人长得帅,鸡做的也是真的好啊。我和他在一起就是因为一只白斩鸡。会有人因为一只鸡把自己卖了吗?有啊!我啊!记得那天中午,吃完那只鸡之后我就深深地爱上了那个男人,然后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每天喂鸡、做鸡、食鸡,日子别提多快活了。

你问我为什么又分手。拜托,再好吃的鸡也会吃腻嘛,况且天下美味佳肴那么多,他偏偏钟意白斩鸡。像我这种红烧鸡、炸鸡、黄焖鸡、辣鸡都想要的人,怎么会只愿意吃白斩鸡呢。

但是谁说分手不能再朋友了,我和沧浪是在一个喂完鸡的下午和平分手的,我一直在他家待到晚饭结束,我才不承认我是想蹭饭。喝完最后一碗鸡汤的时候,我喊住了刘沧浪:“沧浪哥,我还能来你们家吃鸡吗。”

沧浪似乎内心毫无波动:“你想来就来吧,记得付钱。”

“卧槽?你知道我很穷的!”虽然之后我来蹭饭的时候,我一如既往没有付过钱。

 

 

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学话本或小人书里的那些帅小伙坐在镇口的高地望向西方。至于为什么是往西看,小红和我说我缘在西方、怨在西方,东去有情有义,西往自在逍遥。那时候,我从小红的一堆有点给给的小花花刺绣里翻出了一幅扶桑,拿着那幅扶桑,我问小红:“你怎么就这么喜欢红呢,花儿都只绣红色,你是七仙女里的大仙女下凡的吧。”小红显然已经习惯了我的打趣,也不恼,和我慢悠悠地解释他红线的订单太大了,卖线的婆婆就送了一堆红色的绣线当赠品,正好他闲来无事就学了些绣法,怪也怪他太心灵手巧,这不,村里的姑娘们都没他绣的好。后来话题就扯了过去,我就记得问小红要了那副扶桑,忘了再问那话的意思。

不过后来想想,问的太明白也没什么意思。有情有义的人挺好,可我还是更喜欢的自在逍遥,所以就面西而待吧。后来我把这话告诉了那个我朝西等来的人,他听完满不在意地跟我说:“那高地在你村头东边儿,你从西坡爬上去,远眺自然只能朝西。”语气里还透着微妙的鄙视,不过我觉得确实很有道理。你看,只能朝西,这不是命定吗。

 

我等来的那个人叫黄药师,总的来说是个人,我问他怎么会有人叫药师,他回我他职业药师。我说:“我还叫王大锤呢,也不是锤子啊。”他回道:“这鬼知道啊,你们妖的本体经常奇奇怪怪的。”我笑了半天:“鬼本来就知道啊,毕竟仙佛人妖鬼魔,最眼瞎的就是人了。”

黄药师一直挺喜欢和我唱反调的,没想到却十分同意这句话:“可不是瞎嘛。”

 

我遇到黄药师的那天是冬至,那天阳光真好也没多少风。中秋的时候小红被拉到天上去了,我拽着小红的衣角哭了半天:“你怎么就这么上天了,说好了在人间和我并肩呢,你这么走了我怎么办啊……”哭到来接小红的俩小姐姐面带诡异的微笑,然后窃窃私语了半天。

哦,这只是对道别这一场景的尊重而已,虽然浮夸了些,但是小红一定可以感受到我对他真挚友情的。小红依旧是一脸冷淡:“过了啊。”然后塞给我俩石榴,“我会让喜鹊把我天上的地址给你的,你要实在无聊按地址再来天上找我就行。”

“哦。”我记得那天我带着那俩石榴边走边哭的很浮夸,我相信石牛镇上那天经过我的路人一定都感受到了我的悲伤。我哭着哭着就哭到了一个人过中秋的刘沧浪家里,“浪浪啊~你说小红怎么就这么走了呢!啊……我的小红啊!”

“这就是你今天又来吃白鸡的原因?”刘沧浪坐在我的对面,我突然意识到好像一直是我一个人在吃,而且是不是吃太多了,这场面似乎有点微妙的尴尬。

“我这不是……看你一个人过中秋孤单嘛~”碗里还放着鸡腿呢~锅里还温这鸡汤呢~我可不希望刘沧浪这时候突然把我赶出去。

我不知道刘沧浪那天是不是约了其他人,反正他做了不止一人份,而且,也不止我和他两人份。

冬至了啊,日子真快。小红去了天上也没太大区别,该串门的时候还是能串门,只是我不会飞,每次都变花藤把自己送上去实在是有点费神,所以也不敢上上下下地太频繁。

黄药师的来无疑给了我新的乐子,毕竟看到他那张脸,我就觉得这年的冬至啊,不仅阳光真好~我也真好~

 

都好,都好,因为……我又恋爱了。


==============================



主要人物: 小妖精、黄药师、红线童子、刘沧浪(本章已经出现的)

故事里应该还有两个人物,最主要的应该是小妖精和黄药师吧

何肆的何伍线我写完很久了,然后又一直想写文,应该是讨论爱情。黄药师本来给他设置的前任是欢欢,第一反应就是黄药师应该喜欢欢欢那个型的吧。后来昊欢自带的一些属性和何肆的某四角太像,基友说你这么写文也就很没意思。我想写的有意思些,又不想写的太悲惨,就换了那边线的构成。

这样一个开头丢上来好像也没啥好讨论的哦……23333  可能为数不多我不能日更的文了,但是不会坑的,丢上来就是催促自己“你开坑还丢出去了,记得对读者负责啊”

总之各种想问的或者好玩的想法O(∩_∩)O~欢迎留言

评论(7)
热度(43)
  1. 到处爬墙的幻穆逝随缘aike 转载了此文字
    明明周六才是我的生日,结果这个生贺生生早了好几天,反正就,很害怕就是了。所以说,一整部都是我的生贺对...

© 穆逝随缘ai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