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逝随缘aike

虽然很希望大家有评论,但是有感而发就好……不用只是给面子。

【爱客】世事难料(六)(万万没想到第二季AU)

刘浩很佩服校园里的恋情。校园真的是一个理想的场所,它给了你足够的时间去感受那些心悸,给了你今天磨蹭完明天继续磨蹭,反正时间还长日子很慢的错觉。

刘浩觉得如果自己和白客的相遇是在学校的话,他们可能早就在一起了。比起学校这种地方不需要太在意未来,谈恋爱真的只看喜欢不喜欢的时代,在社会里遇到一个,哦,炮友的话也似乎不需要太在意未来哦,反正不想好好谈感情什么时候还不都一样。刘浩又仔细思索了下他单纯的学生时代,诶,好像也没什么需要怀念到刻骨铭心这种程度的感情哦。那他现在坐着瞎琢磨啥呢。

可……要是想好好谈个感情呢?

对不起,似乎岁月的流逝,让刘浩的选择里已经没有了好好谈个感情这个选项了。后来白客坐在刘浩旁边:“浩哥你就别在那儿逆流成河了,咱就是老了。”

当然,比起思考老不老,刘浩现在最要解决的大概是现在特意跑到他咖啡厅里坐在他面前,看上去惴惴不安,还有些难以抑制的小心虚的白客。

“怎么了,难不成你拿我账号打游戏然后跪了一个晚上?”刘浩设想了一个比较现实又比较惨烈的情况。

白客听完颇感不屑:“哪儿能啊。我运气什么时候那么背过。”

你?运气?刘浩这槽是放在心里的,没好意思直接笑出来,嗯,姑且算是顾及到他俩之间稀薄的友情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什么之类的情。

“要是这种小事儿我也没必要坐这儿一本正经地跟你说啊。”白客小声嘀咕着,自认为刘浩没听清楚。

“浩哥你能不能收留我住两天。”

“两天?”刘浩很认真地去听清楚白客在说什么。这声音也太小了吧,你就算是打算跪下来求我,也的把你要求的内容说清楚啊。

“啊,不是!个吧星期?十天半个月?我给你房租的!拜托拜托!我们店里装修,你能不能稍微收留我一阵子……只租一个月外面基本上都不给租的,再说我老板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带着小姨子跑路了,鬼知道他到底要装修多久啊。”

是啊是啊,鬼知道他要装修多久,你就住我家吗!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大家都是独生子怎么这个时代还那么多小姨子呢?你就没想过万一你老板是真嫌弃你让你收拾东西从店里滚出去呢。你以为你这么细里细气,小心翼翼,心怀不轨地求我我就会答应了吗:“好吧,我以为多大点儿事儿啊,你还特地带一排草莓味儿的养乐多来。”

“那租金?”

“你之前出去租房子,一个月多少钱?”

“两千八。”

“你给我一半就好。”

“那哪儿好意思呢,好的浩哥,就这么定了。顺便我昨天拿你号打,真没连跪一晚上,第一把我是赢了的,不信你看记录。”

后来据白客回忆称,那天他跪在刘浩面前唱了不知道多少歌,再后来搬东西去刘浩家里的时候,刘浩还朝着他吼呢:“我跟你说五千八一个月,反正下个月交钱之前我的号要是没打回原来的段位,你就等死吧!”

白客听完笑的跟个傻缺似得,没事没事跪了一个晚上而已,他真的只是那天运气真的差,反正再给他个机会嘛,他会自己帮着打上去的,毕竟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再说他浩哥也就嘴上说说罢了。

 

刘浩真不是想故意看白客的手机的。只是他俩手机都用的烂大街的苹果,上次出门逛街,白客也不知道突然哪儿来的恋爱中的少女心,非逼着他一起换个情侣壳。好吧,重新表述,上次出门逛街他不知道怎么就欣然同意白客的建议和他换了情侣款的手机壳,这不拿错的概率就陡增了嘛。

刘浩也没想白客的信息,只是微信、QQ这种内容提示都直接显示在屏幕上,实在是让人头痛。刘浩以为是自己的手机,拿起来就看到了小美俩字。

你说大男人的哪儿就这么容易玻璃心的呢,再说白客现在充其量也只是他的租客不是。对,能陪着打游戏,偶尔,偶尔啊,能上个床的租客罢了。白客不喜欢烟味,刘浩现在在家里抽烟的频率已经比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要小太多了。尤其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刘浩断然是不会在白客旁边抽烟的。虽然这是刘浩的房子,白客讨厌烟味当时也就那么随口一提。

白客上厕所回来就被呛到了:“咳,浩哥,你这是要弄火、纵火还是焚香烧火啊。”

刘浩根本就不想搭理白客,想着他再咋火急火燎也没白客玩火厉害是不是。哦,他没玩儿,刘浩知道自己对着小美那俩字吃味了呗。吃味就吃味了,刘浩也不需要否认,就心里酸着呢。刘浩不想问也没法去问小美在白客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他跟白客开得起各种天南海北节操碎地的玩笑,唯独谈不得一句小美。

白客回来习惯性地解开自己的手机,然后就又回了卫生间。白客绝大多数时候绝对不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人,他怎么可能看不出刘浩的不爽。但是白客又不敢认定刘浩是为了什么不爽的。不爽能成立的理由太多了,万一是因为小美呢?白客这么想着又笑自己是不是有点自恃过高了。

所谓的同床异梦是什么感觉,白客不知道,但是白客觉得自己现在应该用如坐针毡来形容也并不为过。不对,这个场景下这个形容词有点让人玩味啊。毕竟他真的坐在刘浩身上呢,针……额,刘浩会搞死他吧,毕竟即使刘浩一点儿都不针,但是骑乘位的时候听同伴形容如坐针毡,这是个能力强的男人都断然得身体力行地证明自己的啊。好吧,这个词形容白客现在的心理,心理,理解就好。

刘浩挺喜欢在床上逗白客的,白客很多时候也喜欢直接嘴快地回回去,虽然刘浩挺不能理解白客这种明明平时对着他内涵段子也张口就来,做的时候回起嘴来也丝毫不过脑子的,但是做完之后经常有那么十几二十分钟害羞小尴尬的表情的行为,但是他知道,白客也知道,今天他俩之间的氛围显然不对。

“浩哥……”刘浩不知道什么事儿能让白客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刘浩悠悠地开口了:“没事,你想搬出去的话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不不,我还想赖在这儿一段时间呢,你先别赶我。”白客自己不会抽烟,到突然想来只事后烟了,不是快活,愁的,“能借我两万块钱吗,我四个月内保证还完。”

白客不抽烟,刘浩倒是要抽烟了,从床头柜上抽出一支来,再熟练地点上:“你怎么突然要借这么多钱了。”刘浩问完了才觉得问了也是白问,其实也没必要问啊,刘浩又不是没脑子,当然知道白客这钱是给谁的。

“没事,浩哥,我再想办法。”白客以为刘浩不答应。

“想什么办法?卖身啊,还是卖肾啊?”刘浩保证他绝对是看到白客眼里一闪而过的亮光才想揍死十几二十分钟前刚翻云覆雨完的人的。刘浩拿过旁边的手机,不一会白客的手机上也就亮起了转账提醒。算了,他也不想从白客口中真听到他借钱的理由。

“谢浩哥!”刘浩看的出白客那是真开心,他太喜欢白客笑的那么灿烂的脸了,明明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那么衰,怎么现在就这么喜欢了呢,尤其笑起来这么一脸干净的感觉。刘浩掐掉了手上的烟,其实他点完也没抽两口,就是想点了。继续看着白客那笑,刘浩又觉着心理五味杂陈了。一个备胎的自我修养啊,刘浩这么笑白客,然后谁知道刘浩还有没有顺带也笑一下另个谁呢。

“不对,我这样好像出来卖的啊!”

“你小子还真好意思说了!”刘浩一巴掌就拍在白客屁股上,“你哪儿值得了这么多了。”

 

白客一脸严肃地坐在客厅里,手上拿着打印好的A4纸的时候,旁边放着纸和印泥的时候,刘浩还有点搞不清状况:“浩哥,我这个人是知道规矩的。这年头问父母要钱,问亲戚借个钱都困难,所以大恩不言谢。为了你的保障,这借条我是必须要打的。”

刘浩想想也是,他挺精明一人,怎么借了两万块钱出去这么重要的借据都忘了要了。“还真信他。”刘浩边笑边想着。

“OK!这样我的心也算是有底了嘛。顺便浩哥,这是我身份证。”

“你本名不叫白客?”

“我第一次告诉你‘白客’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没说那是我本名啊,‘他们喊我白客’而已,我也就习惯了这名字了。其实不重要的人嘛喊什么都一样,喊我白客,喊我隔壁老王,喊我锤子甚至叫大锤都无所谓,只是个代号罢了。”

刘浩觉得这话说的挺有道理的,又看了半天身份证,念出“罗宏明”这名字的时候,还是觉得怎么着有点不顺口:“罗宏明?罗宏明。嗯,罗宏明。”

“不行了,怎么突然就有被班主任点到的那感觉。”人一旦代号被叫久了,突然被喊名字也挺奇怪的。

“那就喊明明。反正你也不白。一直喊你小白跟喊耗子似得。”

“我比你白多了好吧!你拿着你爪子,再看看我手,这色差,这对比。”

“诶呀卧槽,你还敢笑我黑了,能耐不小啊。我可是你债主呢,还笑,来来来你爪子白,你别躲,你信不信我揪你进厨房,今晚就烧白蹄吃!”

“得得得!浩哥我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爪子吧。浩哥才不黑,浩哥可白了……诶呦,你别挠我腰啊!”

……

============================

唉呀妈呀,我可算是把本名终于搞出来了。

有个点进入上一章就有人看出来了23333我发这一章的时候刚看到上一章的评论,我想着诶,我还没发出去呢。

也终于是同居了,祝他们感情发展顺利吧2333333

评论(7)
热度(26)

© 穆逝随缘ai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