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逝随缘aike

虽然很希望大家有评论,但是有感而发就好……不用只是给面子。

【爱客】世事难料(二)(万万没想到第二季AU)

到底怎样喜欢上一个人显得比较思路正确,我开始陷入踌躇——FROM一个很久不谈恋爱的作者的深思

我每天都是补东西补的很晚…… 今天又是看爱总小白各自狼人杀看到九点才想起来卧槽我要写文啊23333

错别字各种,麻烦了。估计也没啥好说的这文,你们有的留言的话还是摆脱了23333

================

很早之前有个很文青想想又有点小中二的说法,叫做“莫在我坟前哭,脏了我轮回路”。好吧,这不是没死还赖活着嘛,果然成年人一到放假这就真和死了没啥两样,死人埋在坟里,没死的埋在被窝里,虽然不至于出被子如被刨坟,但是吃完东西躲在床上玩手机玩儿电脑不是最好的休闲方式吗。哦,顺便把放假待被子里和逝者安息在坟里相类比的用法,还是有够难以言喻的。

所以刘浩也不知自己为何一时脑抽,就让人坐到家门口哭了。唯一的解释就是,懒。拜托你说好不容易放个假,你是我谁啊,我要因为你的是死是活然后洗漱穿戴好打车去你在的地方安慰你然后听你说一堆无聊的事儿再回来?我还要不要假期了?我还要不要浪费人生了!哦,对,我是你债主。刘浩反应过这件事的时候,正在自责,为了两杯咖啡钱就出卖了自己的住址,真是太不理智了。不过还好,刘浩觉得自己毕竟大部分时候还是机智的,转了两杯奶茶钱,让白客带了两杯热奶茶再商量叨逼叨真是明智之举。

“你拿杯喝吧,边喝边说,小心别被布丁或者珍珠噎到。”刘浩觉得自己真是好男人且仁至义尽,“没事,你说吧,你又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也好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刘浩大半杯奶茶都喝的差不多了,也没听白客边抹泪边说出一个什么具体事件来,不过好歹刘浩理解能力过硬:“哦,就是你老板让你背锅,然后你的小美又把你劈了呗。”刘浩嚼着嘴里的珍珠,“不对,还不能说把你劈了,你根本就一直是备胎。哎,又没和你在一起过,也不算给你戴绿帽啊,你有什么可伤心的。不过你这种动辄事业爱情双失意的人,还真是够衰的。”

“你不懂……我就是心里难受。”虽然难受着,白客也不忘刘浩的好意,喝着奶茶,然后坐在那边沉默的时候,两行眼泪就下来了。

“喂,不是我说,你一大男人哭啥。还跑我家门口哭,不知道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好吧,就算以为我把你怎么了也没人敢上来,也不对,就算我把你怎么了,那又如何呢。

“诶?我哭了。卧槽?一定你看错了,我这是饿的。你放心,我下个月肯定吧咖啡钱还你。”

刘浩有点压不住内心想翻白眼的冲动,念着你就先管好你自己吧,我还好不靠你的咖啡钱开火还贷。

 

 

“我没事,我就还欠着你两杯咖啡钱,我心里过意不去。”

“现在多加一杯奶茶。”刘浩还是觉得吧,闲着也是闲着,反正有个人在他游戏是打不下去了,不如下楼买菜。

“那不是我自己要的,明明你请我的。”抱着小白菜白客一点不白地抗议。

“行行行,我请的,我请的。你把白菜抱好了,对了你有没啥特别喜欢吃的东西不……”所以说是肉偿其实是来尝肉了是吗,刘浩看着面前的人吃的一脸满足,自己盯着也挺乐呵的:“还好我买的多,你饭量不小嘛。没事,你继续吃,别停下来,我要做随时都能做,你说不准这辈子也就吃我做的这一顿了。”没见过劝人吃饭劝的这么有理有据的,不过刘浩是真的挺开心的,他一个人住的挺久了,一个住最好糊弄的就是三餐,睡过了点直接跳一顿,点外卖那是正常运转,自己做饭那是实在吃腻了自己只想吃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可是要是有别人那就不同了,菜就得好好烧,饭就得好好煮了。

刘浩把自己今天突然而然想投喂的行为定义为对面的汉子太可爱自己也着实太无聊了。

 

 

刘浩是在叼着烟和一堆人炸金花的时候突然接到的江湖救急。刘浩觉得男人嘛,就是五星酒店也总裁范得住,乡野村间也扛把子得了,刘浩其实挺享受这种气质上的转换的,非得说这个源头的话,大概他们这代人还是深受古惑仔“祸害”的一代。

刘浩真享受着他小混混的人生状态呢:“什么?明天?要当主持?这把我跟了!那个……啊……好吧……”

 

要当主持就得再回到一个一本正经的气场了,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庞大的活动,周末的时候万达楼下有个手机促销的活动,需要个男主持。要说以刘浩现在的生活状态,虽然是要还贷,但这种活儿是懒得接的,他有稳定的工作,工资也还可以。兼职个小主持虽然作为刘浩大学时期认为的相当不错的兼职岗位,可毕竟刘浩已经毕业了,而且确实是累啊。不过,救急嘛,再说离他家又不远。

这太阳还是挺晒的,户外又没有空调,一身黑西装又特吸热,幸好请刘浩来的本身就是刘浩朋友,再说这温度也是着实吓人,加上其实这种场合有女主持在,人家对女主持的关注远远大于男主持,主要人热晕了不是还得附带医疗费嘛,中午这个时段主办就让刘浩脱了外套继续了。即使是周末的商业中心,这种光照温度下,停步下来的人,也着实甚少。

“浩哥,来,给你的汽水。”主持妹子拿了冰矿泉水,刘浩瞥了一眼旁边穿着厚厚的布偶装人,再看了看这天。刘浩觉得比起他这主持,这种才是更不容易。

从早晨九点到下午六点,中午休息了个吧小时。结束之后就发工资大概作为刘浩撑下来的唯一动力,拜托,下次别说喊他浩哥了,喊浩爹他都不帮这事儿了。不过忙了一天嘛,拿了钱当然得吃顿好的补回来!

“那个,谁帮个忙,这里布偶装拉链卡了。”折腾了好一阵子才把里面的人放出来,拉链一拉开都能感受到衣服里腾跃而出的热气。

“诶,出来了!谢谢啊~”听到挺熟悉的声音,又看到那张笑的有点灿烂的脸:这酒窝真好看。“浩哥?你怎么在这儿?”

 

刘浩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出神,对面那人点完东西就去洗手间了:我干嘛又要请他吃饭呢。刘浩在思考这个很严肃的问题,刘浩诚然不是金牛座,没对这么一顿两顿饭这么斤斤计较,你说白客是他朋友吧,也算不上朋友,维系两个人之间关系的也就只剩钱了,没错,就那两杯咖啡钱。

“你要喝点什么吗,一天也挺累的。”

“饭都你请的,再请喝的多不好意思,一瓶百事吧。”

刘浩是笑着鄙视白客的,自己都解释不了那种难以言喻的开心:“喂,你还差我钱呢~”

“额……那我吃完就给你,我先吃成不?”吃饭吃的正爽的时候,被提还钱永远是一件让人很不爽的事儿,不如说,任何时候被提还钱都是一件让人很不爽的事儿。

“没事没事,我就这么随口。话说你是不是还缺钱啊。反正我看到你就一直觉得你挺缺钱的。”

白客腹议了一下,难道我就留给你这印象,不过想了想两个人见面的这几次,发觉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其实我还好?卧槽,难不成你想包养我?”

“真没有!哦~不缺啊,那就不请你吃了。咖啡钱也给我吧。”刘浩接的十分迅速,逗猫一样语气。

沉默……起码有两秒钟的沉默,这两秒的沉默让刘浩觉得:诶?不会真以为我是要那两杯咖啡钱来的吧。要两杯咖啡钱还得请欠钱的吃顿饭,他傻吗?!

“其实,下周末我要交房租。”白客的语气是迟钝的。

“那行!那就你有钱了再还!我还是你债主就行。”刘浩的语气却是轻松愉悦的。白客松了口气的同时刘浩也颇感这家店的石锅拌饭是真好吃。

 

“我一会还要赶地铁再转公交回家,就不继续逛了。谢谢浩哥投喂了,你放心,苟富贵,我一定请回来。”刘浩其实有点佩服白客这种欢脱的样子了。照理说白客应该比他累多了,还能这样,真是年轻人啊年轻人,年轻真好……

“苟啊,你还是先搞定你自己的房租吧,对了明天你有空吗?”

“明天?我继续来这儿当娃娃~你说我当娃娃是不是挺可爱的?我也觉得我挺可爱的!”

“……那算了,你路上小心。”

“诶?你刚想说什么?”

……刘浩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最后又想了想:“我本来想说啊,我家离这儿近,要不你今天在我家休息。不过我一想还是算了,你要在我家休息,万一我没把持住,明天你不就爬不起来了。”

刘浩调戏的很坦然淡定,白客白了眼刘浩,回的也很坦然淡定,开玩笑的语气拿捏的相当好,刘浩听着和调情似得,虽然也就回了俩字:“禽兽。”就转身进了地铁口,不过刘浩还是站那儿笑了半天。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啊。回家、洗漱、睡觉,好好休息!

一个人穿过商业区往家走的刘浩觉得晚风怡人,然而脑子也就放空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评论(14)
热度(44)

© 穆逝随缘aik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