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逝随缘aike

虽然很希望大家有评论,但是有感而发就好……不用只是给面子。

【爱客】世事难料(一)(万万没想到第二季AU)

大概是把万万第二季的几个梗串在了一起写的文章

我尽力更的频繁一点,希望起码日更吧……好久不码字手生,我表达能力也有限,希望见谅吧233333 脑洞和基友讨论的差不多了,后面发展什么的也是各种诶?诶诶?

反正脑洞是挺爽的,话不多说还是发文吧

顺便我码字快然后错别字多 多有见谅

================

“钱都被抢光了。”看到面前的小年轻打开空荡荡的钱包一脸真诚,一脸白净,老老实实的样子不知怎么的,让刘浩就觉得想欺负。

“没钱啊,那跪着给我唱首歌吧。”你要相信每个人身上都是有都独特气质的,就好像你问刘浩,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喜欢欺负人,刘浩肯定会一脸微笑地告诉你,他只是觉得路上偶遇的这个小男生异常好欺负且欺负起来也身心舒爽罢了。

递过去刚吹完的啤酒瓶,小年轻也就愣愣地接住:“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不得不说,这跪的还真是淡定从容、不卑不亢以及毫无挫败感。

“唱的真不错,唱的好、唱的好、唱的好,真乖。”手抚上面前那人的头发,头发软的人心比较软,嗯,这跟摸家里那只兔子似的,真软,真顺手:“我就不打你了啊,你给我唱歌意大利版的今夜无人入眠吧。”绝对是乘胜追击的恶劣行径。

“啊?不会唱。”对!就是这种表情,下垂眼,一脸无辜,但是就是让人想欺负。

 于是刘浩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一拳揍过去的时候,刘浩保证自己是克制了力度的:“瞧不起我是吧!意大利语都不会?人渣!”

再看那人缩在地上的上的样子,刘浩心满意足地又拿回空的啤酒瓶,扬长而去。

 

总的来说,刘浩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杀人放火吸毒嫖娼这类违法乱纪的事儿一概没有碰过,所以恶劣地去欺负人老实人这种事就算是不细想当然也算不得什么大奸大恶的行为,顶多是让人一言难尽而已。

那天还真不只是刘浩的错,虽然他也确实有错。啤酒这种东西真能把人喝到酩酊大醉?反正刘浩是挺怀疑的,微醺倒是可以,要想到酩酊,那肚子不得被撑死。上完厕所提着裤子回来,一群人玩儿真心话大冒险玩儿的正起劲。

“浩哥也一起来不!”

“行!”

“到外面路上找人跪着唱首歌。”拿到真心话题目的刘浩颇感吐槽无能,这小道遇到只狗都比遇个人容易,更何况还要那人跪下了唱首歌。然而就像开头那幕,还真就让刘浩遇上了,还真就能说跪就跪地唱首歌了。

 

“喏,看到了吧,我浩哥什么气势。”

“对对对!帅到让汉子都跪倒在裤衩下嘛!”

“那是!”

 

现在是法治社会,打劫是犯法的,更是三餐不定基本上吃不饱饭的,所以该工作的时候还是得工作。不得不说刘浩长得真的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让你觉得帅的类型,不是当下流行的那种韩国小奶油的格式,就是很符合他“身份”的“混混头子”那种让你双手递上保护费的帅。

刘浩的本职工作是在一家咖啡馆里当大堂经理,工作服也能穿的也帅气逼人。第一是那衣服本身就不丑,白衬黑裤小领结,尺寸也合身,二是毕竟在咖啡厅,来消费的都是各种追求着小资情调的年轻人,气质自然也得符合所在的场域,本身就长得好,稍微收敛下气场,倒是为店里招揽顾客了。

“哥哥,你真的不买火柴吗。”刘浩没想过再见那小年轻会这么迅速,这人喜欢蓝色吗,上次是深蓝色的格子衫,衬得一脸工科乖乖男的感觉,这次倒是换了一身浅蓝,估计旁边美女相伴傻笑倒是多了很多,白白净净的样子挺好看的。

端茶送水之类的倒是不需要他这个大堂经理来做,有时候他也就乐得清闲地坐在那里看着店就行。因为欺负过人家,所以刘浩也对那个小青年和小美女之间的对话也颇为在意。随便听了一会,这种一看就是被下套了,就好像那种你和任何一个妹子走在大街上就死命往人家妹子手里塞花的老大妈一样,这次这小年轻只不过遇上的变成了一个小女孩,花儿变成了更没用的火柴罢了。

怎么这一会没注意都进展到割肾买火柴了呢。这火柴倒是比苹果都贵了,刘浩不知道哪儿来的一腔“正义”,走过去就拦住:“小妹妹,我们这里谢绝推销。”

“可是我一直都在这里……”

刘浩直接拿过了那女孩儿手上的火柴,倒出来一把,火柴棒折弯的声音配上刘浩故意发狠的眼神,异常赏心悦目。

“那就不推销就好了,哥哥这火柴就当我送你的,哥哥再见。”小女孩对着刘浩一脸乖巧,又转过来对着那个小年轻:“反正你也是个穷逼,又长成这样,还是不要追女孩了。”

“对不起啊,我还有个约,我先走了。”卖火柴的小女儿走后不久,和小年轻一起来的美女也走了。刘浩在心理暗暗评价了两个字“绿茶”之后,转着看向小年轻,显然,面前的人还沉浸在无辜受创的忧伤里,刘浩的内心又止不住地愉悦起来:“喂,这次你有钱了吗。”

“啊?”

“没钱你吃什么霸王餐!”果然这种人就应该见一次打一次!刘浩也没什么心理负担,毕竟我刚才救了你一个肾呢,虽然两杯咖啡就是贵死也抵不上万一把人打残了进医院要付的医药费,但是刘浩就当自己是闲的没事吧。

 

我们怎么说两个人之间的冤孽呢,哦不,孽缘呢?大抵就是“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的呢。刘浩是真的觉得就算是孽缘啊,有时候也真是妙不可言。

“不好意思,先生。”刘浩下了班到酒吧里逍遥的时候,也能遇到秀色可餐的小服务员被中年老男人欺负的戏码,一般来说与我何干是正常心态,但是被欺负的要是一个被你一而再,再刚结束就被人家抢了三的“小可爱”的话,那就不能坐视不理了。挺可爱的不是,可爱到人人都想欺负也就不知道是什么体质了。

再看到刘浩的时候,对面的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捂脸。俗话说事不过三,这还没到第三次呢,看来是又要被打,一旦形成这种自觉,眼神里想要逃的意味就更明显了。然而比起可能要被打,现在显然有更严重的问题:“先生你能不能把手放开。”

“这位你朋友吗?”

小年轻看了一眼刘浩,又认真的摇摇头:“不是,但是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放开。”

“我是在帮你啊,你看这人对你一脸的心怀不善。”

“喂,我跟我小情人吵架他现在和我生气呢。你有没有听到他让你把手放开。”

于是,相当俗套的英雄救美,当然刘浩也算不上英雄,小年轻的性别也不是传统意义的“美”。但是古人怎么搞些俗套情节?英雄救美之后以身相遇总是要的吧,天雷地火、珠胎暗结、不知所谓之后自然而然地就救到了房间。

所谓事后一支烟,刘浩也才想起来,这都见了三次,身体都负距离接触了,人家名字都不知道这不太好吧:“喂,你叫什么啊。”

大概刚被压完的人脑子还处于认真思考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宇宙人生的关系阶段,刘浩问了好几遍对面才反应过来:“我?他们喊我白客。”

“哦,行。你以后要是再见到我,喊我浩哥就是。顺便你上次咖啡钱还是我垫的,今天房钱AA的起吗?要不给我个联系方式吧,我也好问你要钱。”看到对方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呆呆愣住的脸,刘浩的笑意更盛了:“你还真跟你名字一样。挺白的。”

“我不白,顺便既然这样,你两次打我的医药费也给我下吧。我真因为去了医院才没钱约会没钱付账的。哦,这么说来你还间接导致了没有追到小美,确实责任挺大的。”

这下子轮到刘浩一脸懵逼了,伸手刚要打,面前的“小白”反射性地缩成一团蜷在床中间的样子,像极了刘浩养过的那只兔子,思路这么顺畅,嘴皮子这么利索,怎么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那么乖乖地任人欺呢,蛮好的,挺萌的。

“那我今天打你那么多次,你还叫的这么高亢?你就不用医药费了?”特意加重了打的力度,蜷着的人耳朵通红的。

“喂,我说你刚才做的时候都没这么红啊。”

最后还是互换了联系方式,虽然419之后还要联系方式显然不是刘浩的风格,况且这种行为也着实比较暧昧,鬼知道是为了下一次还是为了什么,但是刘浩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就是想留个联系呗。顺便说下,最后商讨的结果以刘浩付完今天的房钱,白客依旧欠着刘浩两杯咖啡钱愉快的结束交谈。

“你说我又不是傻缺干嘛为炮友付他泡他马子时所‘挥霍’的咖啡钱。这么想想这个逻辑是不是就无法反驳。”

还真……无法反驳……“那我就发了工资,就把那两杯咖啡钱还给你。”

 

在刘浩已经快忘了这两杯咖啡钱,某天睡到头晕脑胀不知今是何世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对不起,这个月我大概没法还你咖啡钱了……”

刘浩看着短信,思索了一会。“哦~”想到了,明白了~幸好刘浩是个镇定且心宽的人,这种镇定在每次下午起床头还涨着疼的梦醒时分,显得尤为明显,刘浩只回了两个字“肉偿”就淡定地爬起来开始洗漱然后吃他的早午饭加下午茶了。

================

我是挺喜欢求留言的,不过之前看到说,没评论说明你写的不好之后,我就很淡然的……23333随缘吧,如果你愿意留言那我肯定是很开心的23333

评论(14)
热度(68)

© 穆逝随缘aike / Powered by LOFTER